Menu

所以加工企业一方面需要政策的引导,但由于外棉报价持续高位坚挺

提问:  梁总您好,您今天提到“世界棉花看中国,中国棉花看兵团”,今年新疆兵团在定价方面还是像去年一样统一定价吗?或者是有一个指导价,下面各师团自己根据情况来定?  梁东亚:你说的是销售价。销售政策现在还没有研究,不好回答这个问题。  提问:  兵团统一种植、统一管理、统一采摘、统一价格,质量提升肯定比地方上优势多,能达到这个目标我很坚信。但是比如说肖总这块,我们全县有多少人种棉花?就像我,去年收到了14000吨棉花,这么多棉花,有些是1吨,有些是十几吨,有些二十几吨,10000多家的棉花。就是我们很努力、很辛苦,但是质量还是达不到目标,在这方面专家有更好的建议吗?  三年临时收储已经过去了,2014年大家都说80%亏了,10%保底了,10%有一点微利。现在价钱没有定下来,所有收的棉花按照12000收,这个价钱涨到13000的可能小,跌到11000万的可能会大,能保本卖出去我们也有安全感。现在各个棉纺企业信息太灵通,这里面弊大于利,原来大公司一次调三千到五千吨,把好棉花存起来,现在有钱也不调了,所有的压力全部加到轧花厂上面,利润没有了,又白辛苦一年。国家给农民补贴,给纺织行业全额退税,轧花厂一点利润都没有,现在怎么办?请提一个更好的建议,谢谢!  肖玉清:  你这个问题很好。我来到棉花界也是时间很短,这也是最关心的一个问题。今年地方还是要从源头开始,种植如果没能规模化,没能提高质量,我们轧花企业这个难题是不能解决的。我考虑,地方棉农种植机采棉只占不到10%,户均面积才12亩。去年我和有些地州政府谈过,最大一个障碍是土地流转。全国也开始实施了,但是这个土地流转在新疆还有诸多的问题。我们想通过政策的推动,通过土地流转加上政策的完善,使种植上能够规模化,否则机采棉难做到。  目标价格改革政策谈了很多,这个政策我们加工企业确实不太关心。作为一个政策的制定,它应该是对整个全产业链的保护,如果有一个环节牺牲了,那么整个链条会断了。因为中国和美国、澳大利亚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加工企业是独立的,和种植是分开的。农民把棉花交到加工厂以后,他的风险就没有了,但是这个风险大量地集中在加工企业。好多加工企业在籽棉收购基础上加上一千元左右的成本就是市场价,为什么后面会亏了呢?我们真正的成本不止这些,我们的企业把好多成本没有算进来。去年加工企业90%是亏损的,10%是持平的。  从政策来讲,我也一直呼吁对我们的加工企业应该考虑到这个特点,一方面由市场来淘汰,优胜劣汰,另一方面在政策上要加以引导。比如加工企业自己内部的竞争,去年9月份以后好多是恶性竞争,内部不计成本,到今年一算账大面积亏损。所以加工企业一方面需要政策的引导,我们也呼吁改革的时候是要计算成本,这个成本不应该完全是由企业来承担。有些合理的成本希望政府设置的时候可以考虑这些。  我的意思是,对加工企业的生存发展来讲,不应该是无序的。我们刚刚会游泳,到大海里就淹死了,怎么让加工企业游好?这应该是要引导。是要扩大我们的集中度和规模?新疆的企业不大,更谈不上强。我觉得先要从大开始,再做强。现在两者都没有做到,个体虽然做的强,对新疆整体的影响面还是小。  从地方企业来讲,首先是做大,规模做起来,达到一定的集中度,然后再做强。很多家庭企业都是担心命运问题,我们企业也更担心。这么一个平台,我们怎么样打造?实际上我们有一个使命——借助目标价格改革政策,怎么样把新疆的棉花产业做大,怎么样把这个战略实施起来,这个任务确实比较艰巨,这个难题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更需要外力的推动。外力和内因要充分结合起来,靠我们个体可能比较难,但是我呼吁大家还是要团结一心,否则整个行业链条断了,这不是改革所要达到的目标。结合去年的一些教训,我也希望大家能够总结经验。  关于形势研判,我去年到加工企业去问了,所有人给我讲,棉花价格是看涨的,特别是明年3月份以后能涨的。最后确实对形势研判发生失误,特别是目前经济下行的态势下,大的经济环境没有好转,我们就必须严格控制自己的风险。  丁好武:  刚才肖总从产业角度提了一些建议和意见,供棉花加工销售企业和地方企业参考。这感觉像围城,在里面感觉这个行业难过,但是从外面来讲一些企业还想进来,指标没有了也发愁。作为国家宏观层面需要考虑整个行业,既要有适度的良性市场竞争,同时要避免恶性竞争。

20日,以“棉花目标价格政策下的产业转型与企业经营”为主题的2015棉花展望论坛在乌鲁木齐市举行,来自疆内外棉纺、贸易、投资行业以及企业代表600多人参加论坛。据介绍,我区棉花已连续21年实现了种植面积、单产、总产全国第一,现在,棉花收入已占我区农民收入的35%左右,部分地区甚至占到70%,成为我区农业农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和农民收入的重要来源,为推动我国棉花生产和纺织服装工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青岛、张家港和上海、宁波等地的贸易商表示,8月中旬以来现货市场仍旧冷清,除澳棉、巴西棉和少数高品质美棉的有询价、成交外,其它产地的棉花出货非常困难,一方面是港口外棉CIF报价、已清关高等级外棉报价大幅高于买方心理承受上限(落差3-5美分/磅);另一方面印巴等东南亚国家棉花需求比较旺盛,CCI竞拍数量大且成交稳定(截止8月18日CCI抛储累计成交量已占收购量的56%),部分外商和出口商抓紧转港和调整运输目的地。  据了解,虽然7、8月份国内市场1%关税内棉花进口配额转让、代理进口的现象越来越少(主要集中在几家“中字”头公司和大型外棉进口商),但由于外棉报价持续高位坚挺,而国内期货、棉花现货价格持续走低;再加上2015/16年度新棉上市的预期日渐强烈、国储棉竞卖成交比例低迷,因此配额转让价格从4、5月份最高的2800-3000元/吨一路上跌至目前1700-1800元/吨(个别港口虽然报价仍在2000元/吨左右,但实际成交至少要低100-200元/吨)。  美国农业部8月棉花月度供需报告呈现小范围利多(产量预估下降供应减少,而需求面并没有发生变化);多头和资金面仍比较乐观,因此ICE主力合约维持高位上冲状态,但已明显回升乏力。一些外商和机构认为,美棉、印度的棉花产量在棉花收割前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ICE期货短期内将维持在68美分附近,虽然不排除在资金和天气因素的推动下短暂向上突破,但中国、印度过大的棉花库存、市场购销观望氛围浓厚等将严重制约国内外棉价的上涨空间,关注ICE能否靠近并接受70美分/磅。一些棉农和棉商计划主力合约在68-70美分/磅间入市逐渐加大套保量,实盘压力不容忽视。

标签:,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