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机采棉和手摘棉的价差,目前大红门地区已经有1500多商户到白沟经营

近期,多家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普遍表示,近期企业的出口利润有望提高,未来,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的订单数量将有所增长。  近日,人民币贬值对于我国出口企业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多家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负责人普遍表示,人民币贬值可以提高企业的出口利润,未来,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的订单数量将有所增长。  收益增多订单增长  近期,记者与多家纺织品服装企业负责人交谈了解到,人民币贬值将有望带动企业的出口订单数量。“对于我们服装出口企业来说,人民币贬值是个好事儿。我们公司主要经营各种化纤、混纺织物、棉涤纶、毛呢、裘皮等面料制成的多个品种的服装等。目前,产品出口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欧洲、日本、东南亚及中东等多个国家和地区。随着人民币的贬值,国外采购商的订货量将会有所提升。”杭州市一家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负责人李先生表示。“人民币汇率的变化对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影响很大,主要体现在企业的出口利润收益方面。人民币贬值可以提高企业的出口利润,上周四我们企业收到的一笔货款就比之前多收益了几万元人民币。”湖北省黄冈市一家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的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该公司主要出口风衣、茄克、西服、大衣、西裤、男女梭织时装,主要出口市场为日本、希腊、意大利、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欧盟及中东地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人民币贬值所带来的订单量上涨的情况还没有发生,不过我对日后出口订单量的上涨很有信心。”广州市一家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的负责人韩先生表示。  虽然许多纺织品出口企业认为人民币贬值将会提高企业的出口订单数量,但是也有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人民币贬值这一因素在提高企业出口订单数量方面所能发挥的作用是有限的,国际市场需求量的增减将更为直接地影响出口订单数量。“我认为不管人民币怎样贬值,国际市场整体需求持续不振,纺织品服装企业的出口订单数量也很难出现大幅上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负责人表示。  上半年出口企业压力大  记者了解到,人民币升值时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压力很大,出口利润空间缩小,出口订单数量持续下滑。“我们企业的产品主要外销至美国、加拿大、欧洲、巴西、阿根廷、日本等国家和地区。今年上半年企业的出口量有所下滑,由于上半年人民币升值,企业的出口盈利空间缩小,企业备感经营压力。”青岛市一家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的负责人表示。“我们企业有自主品牌产品,也做贴牌加工,从上半年的出口情况来看,自主品牌产品的出口量相对贴牌产品来说要多一些。受到上半年人民币升值的影响,我们企业的贴牌加工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优势有所减弱,订单量出现明显的下降。”宁波市一家服装出口企业的负责人表示。

上午10时,大红门早市散市,离开的商户和批货的人瞬间形成一股巨大的洪流,连步行都堵。  “如果政策再明确点儿,我们肯定就跟着走了,早找出路早踏实。”留在大红门的商户这么说;“盼着疏解的动作大点儿,否则这边商户多不起来,咋叫批发市场呢?”离开大红门的商户这么说。在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大背景下,不论是留下的还是离开的商户,都盼着大红门疏解能有大动作。针对这种情况,大红门疏解办今起将把《致大红门地区商户朋友的一封信》发放到地区每位商户手上,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大红门服装及相关产业的批发市场已明确列入非首都功能疏解重点。  “疏解乃大势所趋,莫错良机误商机”,“人挪活铺挪火,早疏解早发家”……今天上午10时许,大红门疏解政策进商户活动在大红门凉水河桥上启动。活动还特意邀请了白沟和道国际和石家庄国际贸易城的相关人士,现场给商户讲解招商优惠政策。  大红门疏解办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摸底调查中他们发现,目前大红门地区许多商户还对非首都功能疏解存在疑惑,观望情绪严重,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有的甚至存在侥幸心理,并不相信服装及相关产业批发市场能够被疏解。为了给大红门地区的商户朋友们提供更好的服务,疏解办自成立以来积极与外埠产业承接地对接,与保定白沟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与石家庄、廊坊、天津等地建立了定期会商机制,目的是为大家搭建一个产业升级及对接转移与服务互通的平台。目前大红门地区已经有1500多商户到白沟经营,还有1400多商户签约石家庄乐城国际贸易城。  “从今天起我们将走遍市场,把信发放到每个商铺的商户手里,做到让地区每个商户能及时了解疏解政策,帮助商户们把握商机,做到疏解不疏心。”这位负责人表示,一封信还要传递出明确的疏解信号,给商户们吃个“定心丸”。文并摄
X133  留守商户  “看不到大行动,大家就都观望”  王丹(化名)是个80后,老家是温州的,2009年来到大红门,帮着父母打理生意。“我爸妈在大红门打拼了二三十年,是大红门的元老商户。”小王说,自从传出要疏解的消息,生意就不好做了。“我们的出路在哪儿?心里真不踏实。”  小王告诉记者,他们家原来在京温服装批发市场做羽绒服生意,可是总有人说京温要疏解,而且去年市场摊租还说要涨价,他们就搬到了福成服装大厦。“京温还没有动静呢,福成就改造了,三到五层都改造了,摊位减少了十分之一,小摊变大摊。”  “这里毕竟有积攒了几十年的商气。”仔细读着手里的《致大红门地区商户朋友的一封信》,小王说,“但肯定得跟着政策走,疏解是大势所趋,我们也应该配合点儿,只是现在总看不到大的行动,商户们就都观望着。”  “早找出路早踏实,如果政策再明确点儿,比如说哪个市场啥时候要拆除、要关停,我们肯定就跟着走。”小王说,她周边的商户都在等着,“不可能三五家地走,我们希望是抱团走,到哪儿都有规模,聚商气。”  撤离商户  “常被朋友调侃,少挣一年钱吧”  “我每天看着太阳出来,看着太阳下去,就盼着大红门商户能大批量出来,哪怕出来一半儿,我们这儿就能聚起商气了。”  作为最早一批到白沟经营的大红门商户,许长发离开大红门已经快一年了。因为彻底撤离了大红门,靠着白沟这一摊儿,许长发的压力有些大。  “因为经营成本低,不会赔钱,可这快一年了基本上也没怎么挣钱。”许长发说,以前在大红门每年怎么也有30多万元的利润,“常有还在北京大红门经营着的朋友调侃我,少挣一年钱吧!”  许长发说,其实他们头两年真没打算挣什么钱,白沟给的政策很好,经营成本非常低,开发商还给资金周转困难的商户提供贷款,而且最让商户们暖心的是给解决了孩子就学的问题。  许长发说,低成本和贴心的政策、服务,让这些大红门人能待得住。  “盼着大红门、动批疏解的动作大点儿,帮着呼吁呼吁吧,商户多不起来,咋叫批发市场呢?”许长发看着有些空旷的商铺说,“别弄得太散了,一散了,各干各的,怕商气聚不起来。”  “双城”商户  “市场出了政策,我们铁定撤出”  “现在正是服装批发的换档季,我趁着这个机会休息休息。”在白沟、北京两头跑的李慧芳现在偶尔能享受一下难得的清闲了。在大红门转向白沟的商户中,多数都像李慧芳这样两头跑。  “三天生意不好就准上火!”李慧芳说起以前在大红门时的状态,“太紧张,一年租金就30万元,再加上雇人的十来万元,压力特别大。”  现在李慧芳还在大红门有一个摊位,虽然两头跑,可是节奏已经不那么紧张了。“早晨7点多从北京的家出发,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白沟大红门,待上几天,放松一下,没压力。”李慧芳说的没压力,是因为在这里的经营成本很低,因为享受了优惠政策,铺面一年的成本才8000元。而且,有不少河北的客户,听说大红门来白沟了,就跟着过来了,这一年里,她已经开发了不少河北这边的批发客户。  “我现在差不多每周跑一趟白沟,来一趟待几天,两边跑,换换节奏,也不是很累。”李慧芳说,“等北京的市场出了政策,我们铁定撤出北京大红门!如果大红门动作大了,商户能多撤出些来,白沟大红门很快就会养起来,聚了商户,三五个月就能火。”

问题:  请问王总和曹总,您二位对今年机采棉和手摘棉价差趋势,二位认为是怎么样的趋势?很多棉纺企业在新疆准备开始上产能,曹总有没有这方面的考虑?比如说跟轧花厂合作进行联合收购角度考虑,你觉得怎么样?  王功著
安徽华茂纺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王功著:  机采棉和手摘棉的价差,价格来自于价值。有一个品种机采棉达到50%以上,可能是从成本原因来考虑的,第二个方面,我在选棉,我要买这个棉,价差到底多大最适宜?短绒是直接关系到棉花的利用率问题,现在500元左右。随着质量的改进,价差有可能会缩小。机采棉质量提升以后,与手摘棉的区别逐渐变小。澳棉基本上都是机采棉,没有手摘棉了。目前主要是根据短绒来考虑,这是可以算出来的,价差在500元左右我觉得还适中。  曹

焦作市海华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  曹明:  今年前期没有用机采棉,用的是手摘棉。前期算的时候,机采棉性价比来讲不是很合适。但发现后期手摘棉的质量得不到保障,我们尝试了一部分机采棉,个别地方的机采棉还是不错的,但是一些是不可以染色的。今年在地膜上能不能改改以往的方式,我听说兵团包括地方在种植过程中也采取了地膜加厚的措施,机采棉肯定是趋势,新棉下来以后也会考虑机采棉。但是差价在500-800元,如果三丝做的好,差价会小一些,我们也可以接受。  至于投资问题,尚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但是我会提议,现在没有明确的答案。谢谢。  全国棉花交易市场
丁好武  丁好武:  手摘棉和机采棉价差是我们国家特殊的国情,也是阶段性的问题。国内手摘棉和国外机采棉,尤其是像澳大利亚、美国全部是机采棉,大家都喜欢用,这里面恐怕是我们国家在这一时间段出现的问题。随着机采棉系统工程从品种、栽培模式、采摘、加工各个方面不断的改进,我相信机采棉将来会达到手摘棉的品质,甚至还超过手摘棉。  谢谢大家的支持。

标签:, ,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