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以耦合发展促进产业转型升级,产业耦合发展不仅加快了企业转型升级步伐

我国第三代汽车钢研发和应用现状如何?有什么新进展?9月17日,《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了国家973项目“高性能钢的组织调控理论和技术基础研究”首席科学家、我国第三代汽车钢的研发团队负责人、钢铁研究总院副院长董翰。他表示,要创新推广应用的体制和机制,更快地推广应用第三代汽车钢。  3条研发路线均已实现工业化  什么叫第三代汽车钢?董翰解释道:“我们用强塑积(钢材抗拉强度与延伸率两个性能指标相乘)等于大于30GPa%来定义第三代汽车钢,目前国际上也都接受了这个定义。”与第一代汽车钢相比,这种钢的强塑积翻番,表现出更好的塑性;合金钢含量不到第二代汽车钢的1/3。它用在汽车上可更轻、更强且更不易断裂。  董翰说,从国际上看,第三代汽车钢的研发已经成为当前钢铁学术界的研究热点。如在刚刚结束的德国高锰钢国际学术会议上,提交的125篇论文中,约有1/5是关于中锰钢的,而中锰钢正是第三代汽车钢的3条研发路线之一。  董翰表示,从国内看,科技部设立973第三代汽车钢课题后,我国第三代汽车钢的3条研发路线都研发成功并实现了工业化试制。  第一条是中锰钢路线。第三代汽车钢的概念是美国科学家于2007年提出的,钢铁研究总院于2009年首先在实验室研究出具有高强度、高塑性的第三代汽车钢。2010年,在国家973项目的支持下,钢铁研究总院与太钢在多轮实验室试验的基础上开始冶炼工作,用1个月左右完成了包括冶炼、连铸、热连轧、冷连轧、退火和检验等一系列工作,成功地在先进工业生产流程上开发出第三代汽车钢热轧板卷和冷轧板。这一成果目前已经申报了多项国家发明专利。这一成果将开始改变我国长期以来跟踪学习国外汽车钢技术的局面,开创了汽车钢技术创新的新局面。  目前,美国、日本、韩国、德国、法国等国家也都在对中锰钢展开研究。  第二条是Q&P路线。Q&P原是美国的路线,我国上海交大、清华、钢铁研究总院等单位均组织团队对其作了机理研究,并在宝钢实现了工业化批量生产。  第三条路线是上海大学的李麟教授研究的TRIP+TWIP路线,与鞍钢合作实现了工业化试制。  已在部分零件上实现应用  对于汽车行业最为关注的轻量化指标,董翰表示,由于每个汽车零件都有不同的技术要求、设计要求、加工要求,尽管从疲劳、断裂、拉伸、冲压等性能试验结果看,第三代汽车钢由于强塑积翻番,理论上可显著减轻车重,但具体到每个零件,还要进行大量检测、对比试验,才能得出最准确的减重效果数据。如果一定要个量化减重效果指标,我们只能举某个零件的例子。如卡车后横梁,若采用第三代汽车钢制造,钢板厚度由6mm减到5mm是可行的,大约能减重17%。  理论上讲,第三代汽车钢的用途很广泛,如卡车上用的热轧板冲压件、轿车上的白车身用钢等都可采用第三代汽车钢制造。如太钢生产的第三代汽车钢的热轧板已在一汽公司生产的卡车的后横梁上批量试用。宝钢、鞍钢的第三代汽车钢也在与汽车企业合作应用上取得了一定进展。  董翰认为,未来要更快地推广第三代汽车钢的应用。他呼吁钢铁企业、汽车企业、研究院所以资本为纽带,共同建立一个具备新体制和新机制的研发应用一体化的平台,采用混合所有制,单位和个人共享研发和推广应用成果。同时,他也呼吁社会资本加盟,共同推广第三代汽车钢。

多元化战略是企业发展壮大的必然选择,是企业调结构转方式、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路径。目前,我国大型企业多元化发展多处于萌芽或初级阶段,往往更加注重在行业内规模壮大的“硬”实力,却忽视了多元产业相互促进、相互融合的“软”实力。  事实上,“软”、“硬”实力之间的失衡,直接导致了相关产业间关联度低、行业壁垒严重、产业链孤立等问题,企业创新发展的活力被禁锢了,转型升级的步伐也变得踯躅不前,很多企业甚至还陷入了“规模越做越大、核心竞争力不升反降”的怪圈。  破解怪圈的密钥在哪里?近日,本报记者在西北地区调研采访时发现,以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代表的一些大型企业,正通过对多元产业耦合发展的尝试,力图探索出一条既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又推动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新路子。  产业耦合:培育新的增长点  从字面上来看,“耦合”并不难理解。作为物理学的一个基本概念,它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系统或运动方式之间,通过各种相互作用而彼此影响的一种现象。  不过,经济学家们更喜欢用“耦合”来描述经济领域中的现象,希望通过对耦合原理的研究分析,寻找到两个或更多产业之间相互作用的最佳结合方式,使其相互促进,互为支撑,协调发展。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资源、环境约束日益突出,传统线性的经济发展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尤其是一些资源依托型产业,比如冶金、能源、化工等,市场增长空间越来越小,产业发展前景堪忧。  “在这种情况下,转向多元、低碳、高效的耦合发展模式成为一种必然,这也是传统产业实现转型升级的重要路径之一。”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冯杰对此体会深刻,“耦合发展既有效分散了市场风险,又为企业发展培育了新的增长点。”  冯杰告诉《经济日报》记者,作为我国西北地区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和甘肃省骨干支柱企业之一,酒钢集团几年前就开始了对多元产业耦合发展的探索,力图以跨行业产业链条的纵向、横向耦合机理为着力点,以提高产业发展水平、资源利用效率和促进节能减排为目标,构建低碳、环保、可持续的多产互联高效耦合工业体系。  酒钢集团在产业耦合发展上的探索具有代表性。我国西北地区资源富集,不仅拥有丰富的铁矿、有色金属矿、煤炭资源,也有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资源,还占据着能源大通道的地理优势,“西煤东运”、“西气东输”、“西电东送”等已成为调和能源供需矛盾、保障经济运行的战略举措和重要任务。与此同时,西北地区的产业发展承担了较高的生态环境成本,因处于产业链低端,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区域工业化进程。  产业间的耦合发展,可以有效化解上述矛盾。借助产业耦合,可实现相关多元产业资源利用效率的最大化,促进资源要素流向的最优化,再结合技术集成与产业耦合创新,有助于构建崭新的低碳、高效、绿色的资源要素循环利用工业体系。  “在产业耦合发展的框架下,资源就地转化率得到大幅提高,以往单纯的能源输出变为能源输出与生产高载能、高附加值工业产品并举,这对破解资源富集而经济落后的‘魔咒’,缩小东西部地区贫富差距,实现区域协调和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酒钢集团公司总经理魏志斌说。  循环交织:构建新的产业链  始建于1958年的酒钢集团,是继鞍钢、武钢、包钢之后新中国规划建设的第四个钢铁工业基地。长期以来,酒钢集团一直以钢铁为主业,目前已形成年产碳钢1200万吨、不锈钢120万吨的生产能力,产品质量和装备水平均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  然而,随着行业竞争加剧和国内产能过剩,酒钢集团大体量单一产业带来的结构性风险不断积聚。经过充分调研,酒钢集团决策层明确了加快转型、多元发展的主导思想,通过深入研究钢铁产业、特色冶金产业、能源产业的技术方向和发展条件,确立了关联技术发展模式整体性规划的思路,着手推进钢铁、电解铝、电力、煤化工等产业耦合发展。  众所周知,电解铝是高耗能产业中的用电大户,电力成本占到电解铝生产成本的40%以上,业内有“电价定生死”的说法。据测算,每生产1吨电解铝需耗电14000千瓦时,这让很多电解铝企业在选址上不得不考虑当地的电价水平。  酒钢集团所在地拥有丰富而廉价的风电、光电资源,不少资源因无法消纳而白白浪费掉了。2012年5月,酒钢整合重组了甘肃东兴铝业公司,按照新型能源与传统产业融合的要求进行了技术改造升级。目前,东兴铝业以170万吨的产能规模跃居国内铝业前5位,原铝阳极炭块单耗、铝锭综合交流电单耗等主要经济技术指标均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新型煤化工产业是酒钢集团的又一得意之作。依托低阶煤炭低温干馏、分质利用这一关键技术,获得的副产品兰炭可供应钢铁、铁合金、电力生产,产生的富余煤气可置换钢铁厂优质焦炉煤气,制氢解析气可供有色轻金属产业金属镁的冶炼及建材产业中的炉窑加热,而金属镁可用于生产钢铁及高附加值镁铝合金,钢铁、铁合金、建材产业间的固体废弃物实现了循环利用,钢铁产生的余热、余压、余能等还可供电力生产,在几大产业链循环交织的作用下,多元、低碳、高效的产业耦合发展之路清晰可见。  “耦合发展重构了产业链条,既从根本上改变了单体煤化工企业富余煤气‘点天灯’、兰炭利用方式单一造成高能耗高成本的被动局面,又可实现钢铁、有色金属、电力等相关产业生产成本的最优化,发挥出多元产业的乘数效应,形成相互促进、互为支撑的良性循环耦合产业体系。”冯杰说。  机制建设:形成新的竞争力  据酒钢集团初步测算,通过实施多元产业低碳高效耦合发展,工业产值可提升约50%,单位增加值能耗可降低30%以上。酒钢集团的实践显示,产业耦合发展不仅加快了企业转型升级步伐,在促进区域经济发展上也作出了有益的尝试。  以煤炭为例,西北地区煤炭资源储量丰富,如新疆哈密的煤炭资源探明储量达2000亿吨,远景储量约5700亿吨,其中储量最大的是低阶煤炭。  “这种低阶煤炭具有低灰分、低硫、高挥发分、高油等特点,综合利用效率较低,如果直接作为动力煤来发电,既浪费资源又存在易燃易爆等缺陷。”冯杰告诉《经济日报》记者,根据资源特性,将先进的低阶煤炭转化技术与钢铁、有色轻金属、能源等相关多元产业高效耦合,可有效拓展煤炭资源利用途径,丰富兰炭、煤气等副产品的利用方式,实现低质资源的高效转化利用。  从产业多元耦合发展角度看,其本身就具备良好的技术经济性,实现了资源利用最大化;从区域市场角度看,产业耦合形成的产品在成本、渠道等方面也具备竞争优势。  酒钢集团生产的高性能钢材、镁铝合金、化工产品等不仅立足国内市场,也放眼境外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乃至中东国家的市场需求。  “我们企业自备的铁路,可以把外蒙等地的铁矿石、氧化铝等优质资源运回来,为提升多元产业的发展规模和水平提供保障。”冯杰表示,产业耦合发展要立足丝绸之路经济带上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互惠共享,在承接东部沿海产业转移的同时,构建起产业多元、产品丰富、发展水平高的丝绸之路经济带黄金段,更好地发挥向西开放的示范和带动作用。  不过,独木不成林,酒钢集团产业耦合发展实践尚处于探索阶段,国家有关部门应加强统筹协调,研究制定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与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与科技进步相适应的产业耦合发展机制,并给予一定的政策倾斜和财税金融支持等,通过先行先试,引导并推动产业耦合向更深层次、更广领域拓展。

对于“大块头”的大型钢铁企业来说,每一个转型决策都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从最初设想的萌生,到后来的设计论证,从小试、中试直到最后的点火成功,其间历经种种考量,任何环节都来不得半点马虎。从记者的实地调研来看,酒钢集团在产业耦合发展上的思考与实践,应该说是达到了预期目标。  酒钢集团尝试产业耦合发展,既是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客观要求,也是大型制造业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选择。一业独大、区域优势下降、经营形势严峻、产品差异化程度低、高端产能开发不足等现实,让酒钢集团原来以规模扩张为主导的粗放型增长模式难以为继,但如何转型、选择什么样的路径,是对酒钢决策层智慧与能力的一次考验。  从酒钢集团产业耦合的实践看,至少有两点应该重点关注:  一是在充分认识自身实际的基础上,因地制宜地选择关联度高,生产要素配置科学、经济的产业,最大程度地发挥产业耦合带来的经济社会效益。从企业经营的角度看,需要考虑资金及市场变动等因素,对于在什么时间点切入、以何种形式切入,都要有充分的考虑,毕竟实施产业耦合的最终目的是提高企业产品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换言之,产业耦合成功与否,最终还需要由市场来检验。  二是与产业耦合配套的协调机制和制度设计。产业耦合至少涉及两个以上的产业系统,尽管它们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关联,但彼此又各具特点,在系统运行、组织保障乃至渠道建设等方面均存有差异,一个高效的产业耦合体系必须要有与之相适应的体制、机制保障,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产业耦合效率的最大化。  目前,酒钢集团在构建产业耦合体系的同时,以“产业化、专业化、市场化、社会化”为导向,加快推进集团化管理体系变革,将分散的资源、能源、后勤、物流、计量、检验等业务整合成专业化中心,对内提供专业服务,对外面向市场走产业化发展道路,加快低效企业与资产的清理退出,同时全面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形成以去行政化为核心的人事管理体系。上述种种改革举措,总体上适应了产业耦合发展的需要,为酒钢产业耦合的顺利实施提供了保障。  以耦合发展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当前仍处于尝试阶段,未来还会遇到新的问题和困难,但是,这一产业发展的方向是正确的,其模式也可在旅游产业、海洋产业、高新技术产业以及区域经济发展中加以借鉴,期待更多像酒钢集团这样的案例出现。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